抱歉,發生點錯誤。
重新載入
香港武藤鶴榮太遲來
技巧樹熊
2016-02-16
507
0
分享
收藏

愛情路上,很多人都會荊棘叢生,遇上他她他她,都是悲劇收場,很多時都會覺得你另外的半邊生命太遲來。

寫呢篇食評,我正在揼骨,房中兩位姐姐係幾十歲的姐姐,佢地係愛情道上應該滿有經驗,但原來都最心痛是愛得太遲,大家都有說不出的苦,過盡千帆,有時候也不一定是美滿的故事。

愛情遲與早,在乎那個對手是什麼人,對的時間往往撞到不對的人,不對的人又會在對的時間出現。

那刻聽到都覺心痛,為了愛你會選擇放棄一些東西,放棄自己相信的,堅持的,愛過的。

朋友C先生是人見人愛的男孩,是他介紹我才認識鮨文,才有機會愛上這間日本料理,才會有機會吃到一餐這樣好的晚飯,食過兩次,還是那麼熱愛omakase這個樂土,朋友c本身約了我們,但是他呢排主力尋找他的半邊生命,連安排聚會食飯的時間忘記了,主因都是都他的女神遲到了,令到我今晚四位變三位,與兩位女士再訪這裡,再欣賞Cupid的omaksase。

上次冇坐sushi枱,今日死都要坐番,那個滋味真是不同得多,一個月前的約定已很期待。

如果黃偉文的歌詞伊莉莎白是我們註定的the one太遲來,那麼香港武藤鶴榮也是令我更欣賞日本壽司的真諦,來得遲了,如果我早點認識他,我會更欣賞壽司文化,註定the one雖然遲一點,但還是令我愛上這個文化,C先生為了伊莉莎白放棄了我的伊莉莎白,我當然也會找緊我的伊莉莎白,繼續今晚第三次再續前緣。

愛情是遲與早,食飯也是,在乎那個對手是什麼人,我在對的時間遇上你,雖然香港武藤鶴榮太遲來來,但我也學了一招半式,好好寫一篇食評。

如果女孩和朋友飯局,我會選朋友的飯局多一點,誰知那個是否伊莉莎白,我剩知道,每次來到這裡我更upgrade了的是我的舌頭,更可以發揮那個彷香港武藤鶴榮的文筆。

梅子醬山藥,那個是生磨的梅子,黏黏的質地放係爽朗的山藥上,柔柔的梅子醬遇上那個咬到索索聲的山藥,令我想起了山渣餅的氣息。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在這裡食壽司前,仲有淮山在旁,通常在刺身來之前,可能是太好食的關係,幾下我就會把佢地食哂,今晚也不例外。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今晚多人食飯,席上都是愛酒之人,於是隨他們選了sake,直接入樽的鳥海山係採用直接入樽程序,冇左其他特別的過程,入口味道簡單,而到最後有一點甜甜的餘韻,就算你唔欣賞sake,你也會欣賞到其簡單的美。我很喜歡那個放sake的器具,就像是那種武藤鶴榮的專業,或是Cupid的專注。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依舊是那個黑松露蒸蛋,這個是從沒失手的一個signature,那個松露的香和蒸蛋的滑,是你潔淨自己舌頭前的一個洗禮。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是時候進入刺身的時間了,越是期待又會不會越是美麗呢。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油甘魚,那種油份是淡淡的滲入舌頭中,沒有平時一些像魚肝油塞入你口中那感覺,外層剛好的室溫和内裡是刺身的冷度,我會說是剛好的油甘魚的姿態,淡淡的沒有強硬的姿態,說實話,開首已經是驚喜。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青檸沾上了的象拔蚌,當然不是像外面的刺身咁簡單,我想剩係欣賞Cupid的刀法和切得美侖美奐的外表已經不是外面吃的那回事,簡單的象拔蚌就顯示了高低,手法的不同,成日有好多朋友問為什麼要咁遠入黎食同點解壽司大要排幾個鐘隊,"咪又係佢啲貨源,貨靚一定好食的那些低能問題",說實話,請用舌頭感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應該係呢度第一次食生蠔,生蠔的肥美看相已經不用懷疑,漲漲的生蠔全是自己開的,大隻到不行的珍蠔,那點點的調味把成隻珍蠔都昇華了,不是簡單的一隻開俾你的蠔,是一隻出自我的伊莉莎白,對,鮨文是我的伊莉莎白,是它啓蒙我的舌頭,就如香港武藤鶴榮,是他啓蒙我的這三篇食評。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最後,當然一滴都冇剩。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鮑魚大大隻好早已經放左係你面前解凍,然後放係後面等被消失,我期待食鮑魚食左好耐,食嘅時候唔係咁大隻,切開後的刺身雖然沒有想像般震撼,然後cupid送上的是鮑魚干醬,點著鮑魚吃個感覺已經好match,但係唔覺得震憾,但當Cupid放左舊飯係你面前,然後你可以成舊飯點盡每一滴香到不行的鮑魚干醬,那個感覺是極滿足,一口就是強烈的鮑魚味,呢個驚喜絕對是之前冇見過的。

壽司已經開始來了,Cupid一句日文,然後一句壽司乜都唔駛點,那個霸氣絕不是他的年齡所能散發的,說一句後,鯛魚壽司就可以食得,我們個個都乖乖就範,鯛魚吃得來勁有彈性,肉質清新怡人,魚質慢慢地進入你的味蕾,然後再散發,那些魚皮連綿不斷的在口中交纏,慢延到尾。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墨魚壽司你應該吃得多,吃過刀功好好的,像魚道生什麼一塊墨魚有百多下的刀功都不夠這個感覺新鮮,今晚Cupid為你帶來的是新的故事,將一舊非常漂亮的墨魚用其那把神級的刀切得十分碎,然後夾著醋飯,不用點豉油因為已經完全滲左係墨魚裡面,那種淡淡如海水的感覺,鮮到不行。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車海老壽司,車海老放了在我們面前一整晚的車海老終也到達了,大大隻的車海老做壽司的角色並不如外間就咁俾一舊你,他細心的切開一頭一尾,車海老唔係爽口咁簡單,爽得每啖蝦肉也是前所未有的,剛剛未吃前見已知美味動人,食落原來更加感覺良好。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用上了珍寶帶子切開一半再變為一舊的壽司,個個美味絕不能以從前那些雪藏帶子咁一粒3L放入口的味道去對比,也是那個舊問題,手法好,再配好的食材,就是這類的致勝之道。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野生拖羅壽司,不是你平常吃的那些拖羅咁求其,入口不是即刻溶掉的那種美,而是入口有點濕濕的感覺,然後在你的口腔裡面幻化的美態,平時吃你溶於你味蕾上的拖羅往往像蒸氣一樣,但這個卻完全鞏固係係舌頭上,刻上揮不去的痕跡,就像木紋一樣,餘溫是最後尾拖羅咬碎後的餘暉,那小小的還可以揮發蒸餾出的味道夠我畫幅拖羅的畫。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脆脆的紫菜絕對不是這個重點,最好味絕對是那個濃到不得了的海膽,溫度絕對是淡淡的冷冷味覺,卻完全不是雪藏感,那股澎湃是沒有我吃過的軍艦能夠比較。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像個艦隊,用盡了所需"對,Cupid就是用盡了海膽的所有精力去攻陷我的喉嚨,我滿身都感受到那鮮甜的震撼。

快感就像高潮一樣,陳奕迅都會問呢個問題,如何留得住高潮,當然繼續吃罷,雖然壽司已經隨海膽軍艦已經完結,但我們還有那條長長的手卷充實了的肚皮,高潮絕對可以留低。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中拖羅手卷,加上點點的蔥花,在被砍得碎到不行的綿綿拖羅沒有被那把名貴的刀把味都打碎,反而,就像那些分子碎開病菌散開擴散,那些飯吃到質感又吃到拖羅的口感,簡單美,簡單得應該個個都會愛上。

最後,我們還有那個魚湯,這個還是唯一這個omakase的弱點,我說過這裡很像阿吉師,然阿吉師的魚湯是完完全全KO呢度嘅作品,相對冇咁出色,冇魚肉也唔夠鮮美,只得較鹹的味道,如果連呢個湯佢可以再進一步改善一下,我相信成件事會更加完美。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最後的生果卻有個驚喜,平時只得來自北海道的哈蜜瓜,今晚的哈蜜瓜和平時有點不同之餘,味道還甜多一點,最重要係,蜜瓜隔離多了提子做甜品,好像寂寞的人也遇到了他們的伊莉莎白,我也遇到了愛上了日本菜的伊莉莎白。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還是多謝香港武藤鶴榮的領導,教我學寫好一篇日本菜的食評,之前的如果我是香港武藤鶴榮,香港武藤鶴榮的回信都是練習的作品,連成這個三部曲, 送的所有愛日本菜,愛海膽,愛壽司的人。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的相片 - 元朗)


鮨文 Sushi Man

元朗仁樂坊5號利發大廈地下E 舖


============================================

感謝 技巧樹熊 提供以上資料

技巧樹熊的網誌: http://www.openrice.com/zh/gourmet/reviews.htm?userid=718688&city=hongkong


============================================

~END~
人均 $1265.00
商店 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