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發生點錯誤。
重新載入
近賞風車南丫行 - 南丫家樂徑
Eric
2013-04-06
1155
0
分享
收藏

路線:榕樹灣 - 南丫風采發電站 - 洪聖爺灣 - 蘆鬚城村 - 索罟灣
起點交通:中環港外線四號碼頭至榕樹灣碼頭 (港九小輪 時間表)
終點交通:索罟灣碼頭至中環港外線四號碼頭 (港九小輪 時間表)

南丫家樂徑 (或常稱作南丫島家樂徑)連接南丫島上的榕樹灣與索罟灣,最高點不超過一百米,起伏不算太大,輕鬆易走,新手亦應能應付,而沿途風景亦佳,不失為都市人假日舒展筋骨的好地方。



在香港生活這麼多年,卻未曾踏足香港第三大島 ── 南丫島,難得友人提議去南丫島行山,當然舉腳贊成。當日中環碼頭候船者眾,可見南丫島確是很受城市人歡迎,當然船公司亦要藉此賺錢,假日船資 $22.3 (前往榕樹灣),絕不便宜。船程約半小時,不算太長,不知不覺間南丫島的標記 ── 三支煙囪就已浮現眼前了。

很多年沒有搭過港外線了

在榕船灣碼頭下船,即能感受到一種與三十分鐘之前迥然不同的氛圍,灣內漁船、灣畔村屋,與中區高樓林立的對比實在是太大了,唯一相似的地方也許就是遊人數目吧,一路上都是熙來攘往。沿路指示尚算清晰,基本上都是大路一條,跟着往洪聖爺灣/索罟灣的指示走的話,要迷路亦非易事,不然就路在口中吧。

漁村景致

發電廠的三支香

提起南丫島,當然不得不提位於南丫島大嶺的港燈南丫風采發電站,此為全港首台具商業規模的風力發電機組,在榕樹灣與洪聖爺灣之間南丫警崗十字路口左轉沿車路上山,再走大概十多分鐘即能到達。因民航處高度限制,發電機組比市場上動輒數兆瓦的風力發電機組小,額定容量僅為 800 千瓦,但塔桿連車葉仍高達 71 米,尤其是站在其下仰望着每塊長二十多米的車葉不斷轉動,更自覺渺小。除了視覺上的震撼,還有葉片轉動的低頻聲音帶來聽覺上的震撼。

塔桿上的港燈標誌

Lamma Winds

風站附設展覽中心,供遊人了解風能及看看即時發電數據,遊人亦可登上附近山頭,由另一個角度欣賞風力發電機的壯觀,涼亭附近亦能遠眺港島西南部,景色挺不錯的說,不容錯過。不過看着風力發電機獨個兒屹立在大嶺之上,總覺得它有點孤苦伶仃的感覺,想起明天會更好的歌詞:「看那忙碌的世界是否依然孤獨地轉個不停」。

孤獨地轉個不停

華富邨、數碼港貝沙灣一帶

風車旁的小山丘

循原路下山返回南丫島家樂徑,稍行片刻可抵人山人海的洪聖爺灣泳灘,不遠的對岸即為大名鼎鼎的港燈南丫發電廠,也就是三支煙囪的地方。港燈第一間發電廠建於灣仔區,1890 年投產,其後北角發電廠 (現址為城市花園) 於 1919 年投產,也就是電氣道的由來,後再遠遷至鴨脷洲,鴨脷洲發電廠 (現址為海怡半島) 於 1968 年投產,最後南丫發電廠於 1984 年投產。發電廠的位置或多或少反映了香港發展歷程,當然由發電廠改為地產發展項目亦是香港社會發展的另一寫照。

港燈南丫發電廠

「入鄉隨俗」,隨便在附近找了一間士多坐下吃碗豆花,在沙灘上玩了一會後即啟程前往索罟灣,其時已是下午五時許。徐徐沿小徑上山,遠觀外伶仃島,下瞰南丫發電廠,但似乎走來走去還是離不開發電廠,幸好灰灰的天空還有一條光河作點綴,相機不用只對着發電站。

豆花

依然是南丫發電廠

還是南丫發電廠!

由此向西南方望即為未來港燈離岸風場選址,加上土地發展計劃,在港燈環評報告中更看見一條長長的防波堤 (建議中),恐怕南丫島將面目全非。也許應找機會再登南丫島,登上菱角山,拍下今日的南丫島留念。

遠方為未來離岸風力發電場選址

外伶仃島

離岸風場位置圖 (來源:港燈工程簡介 P.7)

景色漸轉為索罟灣一帶,已廢棄的索罟灣水泥廠的設施猶存,緩緩下山,經過蘆鬚城村。行程接近尾聲,看着似近還遠的渡輪駛走,令人沮喪。索罟灣海鮮酒樓不少,其中一間還有數艘私家船隻接載食客,霸氣盡露。斜陽西下,夜幕低垂,我們一行人坐在碼頭旁的休憩處聊天候船,慶幸當日有加班船,不用等上個多小時方能返回車水馬龍的中環吃個晚餐。回程途中,華燈初掛,萬家燈火,煞是醉人,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前索罟灣水泥廠,毗鄰前南丫石礦場

在索罟灣碼頭看日落

對岸應為鴨脷洲

遲了一年的「後記」:
「下雨天總掛念從前.....突然又已一年」,一年前與友人走過南丫島家樂徑後重拾行山樂趣,轉眼間已踏入 2013 年 4 月,屈指一算,過去 12 個月的行山路程超過 185 公里 (過去三個月已佔了當中的四成以上),「遊記」篇幅至今共三萬多字,雖然不多,但對年多前的筆者來說,已是難以置信的事,彷如另一個人。希望今後能保持行山、跑步、撰文的習慣,繼續以照片記下香港郊野的奇偉不凡、以文字記下一個八十後平凡生活中的光怪陸離。

題外話:
說起港燈,當然不得不提八十年代李嘉誠收購港燈一役,此役確是令人拍案叫絕。話說在 1982 年,置地錯判形勢,以天價投得交易廣場地皮,隨後又肆意擴張,收購香港電訊及香港電燈不多於三成五股權。惟後來中英談判處於僵局,引發一輪信心危機,負債纍纍的置地陷入困境,李嘉誠一直伺機收購港燈,遂把握機會遊說置地出售手中持股,惟因條件談不攏就此作罷。

隨着財政困難日深,置地後來曾主動與和黃接洽,正因事態發展如同李嘉誠所料,李氏遂還價收購置地手中港燈持股,置地固然不予接受,李氏沉着應戰、欲擒故縱。至 1985 年,置地面臨財政危機,不得不向現實低頭,終與李氏在短短十多個小時內達成協議,最終和黃以 29.54 億港元現金向置地收購港燈 34.6 % 股權,作價比市價有近一成五折讓,此交易令置地錄得超過兩億虧損。

《信報財經月刊》曾如此描述該次收購過程:「1985 年 1 月 21 日 (星期一) 傍晚七時,中環很多辦公室已經烏燈黑火,街上的人潮及車龍亦早已散去,不過『中區商廈大業主』置地公司仍為高築的債台傷透腦筋,終於派員前往長江實業兼和記黃埔公司主席李嘉誠的辦公室,商討轉讓港燈股權的問題。結果,在 16 小時之後 (1 月 22 日 上午 11 時),和黃決定斥資 29 億元現金,收購置地持有的 34.6 % 港燈股權。這是中英會談結束之後,香港股市的首宗大規模收購事件,同時也是李嘉誠 1979 年收購和黃後,另一轟動的商業決定。」

港燈如此瑰寶自此落入李氏手中,持續為李氏提供穩定現金流。港燈現市值超過一千五百億,並已成為國際基建投資企業。港燈於 2011 年中與長江基建、李嘉誠基金會合資收購EDF 英國電網資產,收購總作價達七百億港元,當日能掏出七百億元鉅資收購,相信也沒太多公司能夠做到。回顧過往十多年,長期持有港燈及煤氣股票 (中電發展未如理想),不用擔驚受怕之餘,回報亦十分愜意。利潤管制計劃檢討結果無疑會對港燈有莫大的潛在影響,惟李氏早已棋先一著分散投資,現時港燈超過五成利潤乃由香港以外業務產生,結果連港燈的上市母公司也改了個令人莫名其妙的名──電能實業,Power Assets。


參考資料:
馮邦彥 (1996) 香港英資財團

馮邦彥 (1997) 香港華資財團


感謝 Eric 提供以上資料
Eric 的個人日誌: www.eric-cafe.blogspot.hk/

~END~
商店 南丫風采發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