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土地神學(2002)

小A的世界 於 2017-08-04 10:58:12 發表  |  累積瀏覽 691

分類:書評

很多時讀聖經,特別是讀到王國和作為羅馬帝國行省的以色列,總覺得和香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在軍事上都處於極弱勢但卻很富有、被強鄰包圍、經常被人滲透、受殖民者統治、有一定的自治權等等,所以我一直以來都希望能從以色列的歷史中,找到今日香港的生存之道,但都只能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總是找不著重點,直到讀完舊約泰斗Walter Brueggemann的經典鉅著《土地神學:從聖經信仰看土地的賞賜、應許和挑戰》(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戚時逝、黃泰、張楷弦、鄺全譯)後,讓我明白到香港和以色列,包括今日的以色列國,之所以弄到如斯田地,是因為我們都錯誤地對待我們各自身處的土地。


作者一開始就指出,每一個人心裡最渴望的,是有一個家,它既是心靈的歸屬,亦是一個實質,可以安舒地居住的所在,所以人天生對土地都有一份嚮往,上帝亦很樂意為沒有土地的人贈予地土,不過當人得到這份禮物時,人有責任要好好地運用它,去關顧貧窮人、寄居者、孤兒寡婦等有需要的人


「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無論哪一座城裡,你弟兄中若有一個窮人,你不可忍著心、揝著手不幫補你窮乏的弟兄。總要向他鬆開手,照他所缺乏的借給他,補他的不足。你要謹慎,不可心裡起惡念,說:第七年的豁免年快到了,你便惡眼看你窮乏的弟兄,什麼都不給他,以致他因你求告耶和華,罪便歸於你了。你總要給他,給他的時候心裡不可愁煩;因耶和華─你的神必在你這一切所行的,並你手裡所辦的事上,賜福與你。原來那地上的窮人永不斷絕;所以我吩咐你說:總要向你地上困苦窮乏的弟兄鬆開手。」(申命記 15:7–11)


「不可虧負寄居的,也不可欺壓他,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不可苦待寡婦和孤兒;若是苦待他們一點,他們向我一哀求,我總要聽他們的哀聲,並要發烈怒,用刀殺你們,使你們的妻子為寡婦,兒女為孤兒。」(出埃及記 22:21–24)


亦要孝敬父母


「當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出埃及記 20:12)


這樣我們才能一直在土地上生活,否則禮物隨時都會被收回,人亦會被逐出土地,因既然禮物是白白賜予,贈予者自然有權收回


「故此,你們要守我的律例典章。這一切可憎惡的事,無論是本地人,是寄居在你們中間的外人,都不可行,在你們以先居住那地的人行了這一切可憎惡的事,地就玷污了,免得你們玷污那地的時候,地就把你們吐出,像吐出在你們以先的國民一樣。」(利未記 18:26–28)


在聖經的歷史中,我們可以看到,每當人掙得土地,進而為了保住土地,去壓迫鄰舍的時候,其結局就是從土地上被逐出,失去土地。相反,主動離開土地,或願意冒著失去土地的風險,全心倚靠上帝的人,在上帝的引領下不但只能夠保有土地,甚至能得到更美好的地方,而回顧香港的歷史,確實就是這樣。


最近幾年,高官和親中媒體都在宣傳「香港福地論」,以今時今日的香港,除了因地理位置優越,加上地少易管理,因而很少有自然災害外,在普遍市民中,已經有很多年沒人說香港是福地了。但數十年前的香港,即羅文第一次唱《獅子山下》的那一個年代,那時真的是每一個人都說香港是一塊福地。這遍福地,曾經收容了無數因戰亂、政治迫害而逃到這裡的沒有土地的人;居住在這裡的人,用土地的出產,去供養鄰舍,養活整個廣東省的人。當時的人沒有那麼多的算計,只是如《獅子山下》的歌詞般「同處海角天邊 ,攜手踏平崎嶇」,結果在沒有任何預計的情況下,香港經濟在那時期急速發展,時人以「遍地黃金」來形容當時的香港,真的是「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可是到1980年代末期,一切正好相反:港人開始炒賣土地和自己的居所,土地成為商品,不再是祝福人的場所,加上政府的高地價政策,結果造成只有少數擁有龐大資本的地產商才可以參與土地市場,釀成寡頭壟斷,結果使到沒有土地的人,被擁有土地的人,以高昂的租金和樓價等「合法」手段壓迫,被這個社會邊緣化,進而遺棄。


有智慧,有能力的人,不但沒有遏止這情況,更為權貴們建立一個以專業人士為主導的官僚系統,其他人則無一幸免地成為權貴們的奴隸,被他們「合法地」不斷榨取,即使每名市民的所有,都被吸得一乾二淨,榨取仍不會停止,最後落入貧窮、絕望,只能依附他人的境地,就如舊約時期的所羅門王和他的官員,奴役以色列人,或是如新約時期的撒都該人般,進入體制中剝削他人,以謀取生存的資本


「你先祖所立的地界,你不可挪移。你看見辦事殷勤的人嗎?他必站在君王面前,必不站在下賤人面前。」(箴言 22:28–29)


當智慧人站在權貴那一邊,那些沒有人際網絡、管道門路或專業技能來保護自己的利益的「下賤人」,就只有待宰的份兒了。


因為這個系統,時間在這土地上就此停止,永遠保持現狀,不再發生改變,不再有新的事物來到,不再有醫治,土地永遠都只屬於控制這個系統的人,人人甚麼都不想,只想進入控制這個系統的圈子,擺脫奴隸的身分,即使要為此拋棄尊嚴,埋沒良心,也在所不惜。年輕人,特別是有能力的年輕人,再不願冒險,再不敢追夢,再不去創新,只求找一份收入高而安定的工作,即使那是自己不喜歡的工作亦然。於是在這土地上發生的事情都變得無趣、不變、封閉、沒有驚喜、原地踏步,這不正是今日香港的情況嗎?


對於以上的行為,先知們以「禍哉」來宣告其結局


「禍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只顧自己獨居境內。我耳聞萬軍之耶和華說:必有許多又大又美的房屋成為荒涼,無人居住。三十畝葡萄園只出一罷特酒;一賀梅珥穀種只結一伊法糧食。」(以賽亞書 5:8–10)


首先這塊土地變得貧瘠而荒涼,土地的出產大為減少,就如現在的香港若沒「北水」支持,整個經濟就如「一潭死水」,和經濟起飛時期充滿活力的情況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禍哉,那些在床上圖謀罪孽、造作奸惡的!天一發亮,因手有能力就行出來了。他們貪圖田地就佔據,貪圖房屋便奪取;他們欺壓人,霸佔房屋和產業。所以耶和華如此說:我籌劃災禍降與這族;這禍在你們的頸項上不能解脫;你們也不能昂首而行,因為這時勢是惡的。到那日,必有人向你們提起悲慘的哀歌,譏刺說:我們全然敗落了!耶和華將我們的分轉歸別人,何竟使這分離開我們?他將我們的田地分給悖逆的人。」(彌迦書 2:1–4)


今日中央政府對香港的轄制越來越大,不斷有內地資金不問價地購入香港境內的資產、房屋和土地,擁有土地的港人以為自己的土地平平安安時,其實我們正在不斷失去土地,李澤鉅有一句說話實在是太應景:「除了長江中心,其他均可賣」,這世界還有誰能買到香港首富家族的資產?


所以香港和以色列的經歷實在是太像了,可是越像,代表我們將要面對的結局更可怕


「你們住撒瑪利亞山如巴珊母牛的啊,當聽我的話─你們欺負貧寒的,壓碎窮乏的,對家主說:拿酒來,我們喝吧!主耶和華指著自己的聖潔起誓說:日子快到,人必用鉤子將你們鉤去,用魚鉤將你們餘剩的鉤去。你們各人必從破口直往前行,投入哈門。這是耶和華說的。」(阿摩司書 4:1–3)


「你們以為降禍的日子還遠,坐在位上盡行強暴。你們躺臥在象牙床上,舒身在榻上,吃群中的羊羔,棚裡的牛犢;彈琴鼓瑟唱消閑的歌曲,為自己製造樂器,如同大衛所造的;以大碗喝酒,用上等的油抹身,卻不為約瑟的苦難擔憂。所以這些人必在被擄的人中首先被擄;舒身的人荒宴之樂必消滅了。主耶和華─萬軍之神指著自己起誓說:我憎惡雅各的榮華,厭棄他的宮殿;因此,我必將城和其中所有的都交付敵人。」(阿摩司書 6:3–8)


「那行不義蓋房、行不公造樓、白白使用人的手工不給工價的有禍了!他說:我要為自己蓋廣大的房、寬敞的樓,為自己開窗戶。這樓房的護牆板是香柏木的,樓房是丹色油漆的⋯⋯惟有你的眼和你的心專顧貪婪,流無辜人的血,行欺壓和強暴。所以,耶和華論到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約雅敬如此說:人必不為他舉哀說:哀哉!我的哥哥;或說:哀哉!我的姊姊;也不為他舉哀說:哀哉!我的主;或說:哀哉!我主的榮華。他被埋葬,好像埋驢一樣,要拉出去扔在耶路撒冷的城門之外⋯⋯耶和華說:猶大王約雅敬的兒子哥尼雅,雖是我右手上帶印的戒指,我憑我的永生起誓,也必將你從其上摘下來,並且我必將你交給尋索你命的人和你所懼怕的人手中,就是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和迦勒底人的手中。我也必將你和生你的母親趕到別國,並不是你們生的地方;你們必死在那裡,但心中甚想歸回之地,必不得歸回。」(耶利米書 22:13–14、17–19、24–27)


和猶大王約雅敬一樣,權貴們所擁有的一切都將化為無有,落下被歷史遺忘的下場,他們的後代和其他無辜者,也將會受到他們的牽連,付上代價,完全被交到我們最懼怕的人手中,就是中國共產黨。


以為移民就可沒事?答案是否定的


「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將猶大王西底家和他的首領,以及剩在這地耶路撒冷的餘民,並住在埃及地的猶大人都交出來,好像那極壞、壞得不可吃的無花果。我必使他們交出來,在天下萬國中拋來拋去,遭遇災禍;在我趕逐他們到的各處成為凌辱、笑談、譏刺、咒詛。我必使刀劍、饑荒、瘟疫臨到他們,直到他們從我所賜給他們和他們列祖之地滅絕。」(耶利米書 24:8–10)


當然香港人和上帝並沒有立約,其結局未必如以色列人般「折墮」,不過作為整個世界、歷史的主宰,上帝的話語世界通行,更不受時間的限制,所以不見得我們可以幸免,甚至可能會更「折墮」。


即使面對現在的困局,不少港人仍不想改變,那是因為香港作為自由市場經濟重鎮,所有的經濟活動都是以個人為單位,而不是像計劃經濟般以群體為出發點,人和社會、土地的關係就因此而被隔斷,人對社會和土地再沒有責任,可以肆意地對別人進行剝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亦因此而變得疏離,甚至只剩下利益關係,每個人都只住在狹小的單位享受各自的小天地,連鄰居姓甚名誰都不知道,這樣又怎能「同舟」、「共濟」、「攜手踏平崎嶇」呢?這亦是從前在本blog討論過的「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的真相。世人以為香港作為世界上最自由的經濟體是很榮耀的事情,事實上正是自由市場經濟正在殺死香港


「貧窮人,你不可因他貧窮就搶奪他的物,也不可在城門口(「城門口」是以色列的社會機構,這裡暗示欺壓貧窮人的行為是系統化和制度化的)欺壓困苦人;因耶和華必為他辨屈;搶奪他的,耶和華必奪取那人的命。」(箴言 22:22–23)


事實上,當這些破壞人與人,人與土地之間關係的價值觀在社會上佔據著統治地位時,就如上文所言,死亡不單只會臨到體制下的受害者,即弱者和窮人身上,最終都會臨到整個社群,即使是權貴們也都不能倖免,就如歷史上重複了無數次的權力交替一樣,土地會再被重新分配,交到沒有土地的革命者身上。


真的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離地」一詞實在是很適合用來形容這些擄掠土地,緊抓土地不放的人。


雖然以上理論也很脫離現實和所有世俗的智慧,但無人可以否定,它正正能解釋我們的過去和現在,並預視我們的未來,即使它是如此刺耳,不受歡迎


「耶和華對我說:必有災禍從北方發出,臨到這地的一切居民。耶和華說:看哪,我要召北方列國的眾族;他們要來,各安座位在耶路撒冷的城門口,周圍攻擊城牆,又要攻擊猶大的一切城邑。至於這民的一切惡,就是離棄我、向別神燒香、跪拜自己手所造的,我要發出我的判語,攻擊他們。所以你當束腰,起來將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話告訴他們;不要因他們驚惶,免得我使你在他們面前驚惶。看哪,我今日使你成為堅城、鐵柱、銅牆,與全地和猶大的君王、首領、祭司,並地上的眾民反對。他們要攻擊你,卻不能勝你;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 1:14–19)


所以在以色列人準備第一次擁有土地的時候,神如此鼓勵他們的領袖約書亞


「只要剛強,大大壯膽,謹守遵行我僕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離左右,使你無論往哪裡去,都可以順利。這律法書不可離開你的口,總要晝夜思想,好使你謹守遵行這書上所寫的一切話。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順利。」(約書亞記 1:7–8)


在這個違背神的世界裡,謹守律法真的是需要勇氣。


以上是我從此書的得著來看香港的過去和現在,但此書的內容並不是僅此如此,有關土地的故事並沒完結,因聖經的主旨不是審判,而是拯救


「耶和華如此說:我必使雅各被擄去的帳棚歸回,也必顧惜他的住處。城必建造在原舊的山岡;宮殿也照舊有人居住。必有感謝和歡樂的聲音從其中發出,我要使他們增多,不致減少;使他們尊榮,不致卑微。他們的兒女要如往日;他們的會眾堅立在我面前;凡欺壓他們的,我必刑罰他。他們的君王必是屬乎他們的;掌權的必從他們中間而出。我要使他就近我,他也要親近我;不然,誰有膽量親近我呢?這是耶和華說的。你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你們的神。」(耶利米書 30:18–22)


不然,還有誰敢親近上帝?


無論你是不是基督徒,只要是關心這遍土地的人,都應該閱讀《土地神學》這本鉅著。


你有沒有膽量不把掙得、緊抓土地作為生命的全部,找回自己的歸屬,找回自己在這遍土地上的真正位置?


「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路加福音 9:24)


對信仰、時事、音樂等其他主題有興趣的朋友,歡迎來到本人的blog:http://smallaworld.blogspot.hk/
鐘意SeeWide的分享,給我們一個Like吧!
  • 攻略日期:N/A
    攻略地點:N/A
  • 攻略時間:N/A
    是次消費:N/A
0人比"掂"

最多能輸入300字

累積瀏覽 324717

全部攻略 315

全部回應 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