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槍擊事件的禁槍議論(下)

叮噹貓 於 2022-06-01 09:02:22 發表  |  累積瀏覽 37

分類:

承接上回,繼續討論「禁槍」議題的確毫不討好,甚至惹人生厭,可是人在花旗生活,總不能不去了解為何「憲法(Constitution)」中第二修正案(Second Amendment to 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會賦予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


回顧花旗的歷史,早年新移民受盡英倫各種不合理的欺壓,情不得已,人民起來反抗,並與宗主國發生戰爭,經歷長達七年的苦戰,最後殖民者戰勝宣告獨立,並且脱離英庭管治,建立「美利堅合眾國(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一七八七年九月十七日各州代表再次聚集在費城(Philadelphia),一起簽署了「美利堅合眾國憲法(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憲法更成了世界歷史上最早成文的憲法之一,為多個國家制定憲法提供了成功的典範。


第二修正案(Second Amendment to 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


花旗憲法的第二修正案是花旗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之一,於一七九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正式通過,它保障了花旗人民持有及攜帶武器之權利,亦即是人民享有正當防衛的公民權利。然而最值得留意的是一眾建國元勳(The founding father)在第二修正案中清楚寫下人民可持有及攜帶「武器」,這裡所指的「武器(bear arms)」一詞沒有特别指明那一種槍械,意即人民能享持有任何一種類型的槍枝。


人民能持有和攜帶「武器」,最主要的功能是捍衛自身的安全和權益。倘有一天,聯邦政府乃至各地政府做出各種違憲行為,施行暴政傷害人民的自由、性命和財產…等等,人民便可行駛公民權利保護自己,免於在腐敗施政下受傷害。


此外,第二修正案的出現亦證明了建國元勳深深明白權力就是腐政的源頭,當權者可以不擇手段地,為了保障一己私利而不斷傷害人民,只有攜帶「武器」的人民才可抗衡暴政,亦只有攜帶「武器」的人民才能有效保護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正因如此,花旗國民能攜帶和持有「武器」顯示了人民的力量高於政府的權力,這也是建國元老們努力建立憲法來保障人民權利的重要目的。


可惜社會内總有人不明白憲法的精神,錯用了自己的權利來傷害無辜的人。每當有槍擊案件發生,人們的焦點又會回到槍械管制的討論。不過討論歸討論,大部份國民仍然對持有槍械的權利抱有正面的態度,因為民眾清楚明白持槍除了保障自身安全之外,更有效抗衡政府權力無限座大的危機。


是的,接二連三的槍擊事件震驚全國,左翼人士借機會帶動輿論,再一次指向槍械管制的議題。有人認為近年槍擊濫殺個案發生太過頻繁,最有效的方法還是徹底禁止人民擁有槍械才能解決問題。可是更多的民眾認為憲法已清楚說明國民可以持有武器的權利,不容奪去,並指出濫殺事件是一個社會問題,不應將矛頭指向槍枝。


事實上,為了杜絕槍枝殺人便要立法禁槍?那麼刀子也可成為殺人工具,是不是同樣要立法禁刀呢?汽車刻意高速駛向人群,造成大量傷亡,是不是要立法禁止駕駛汽車呢?相信答案已清楚寫在牆上,禁槍永遠不可能解決濫殺的問題。


正如立法禁毒一樣,很多國家花盡金錢,用盡各種方法來禁止毒品泛濫,結果掃毒成效不彰之餘,地下賣買毒品的活動更加猖獗,每年數以萬計的人死於毒品的個案比比皆是。因此禁槍、禁刀又或禁止駕駛都不能解決濫殺的行為,唯有設法解決問題的根源,濫殺無辜的行為才可以平息。


據很多資料顯示,大部份濫殺無辜的槍手都是極左翼人士,對社會充滿仇恨但又苦無疏導的渠道,結果偏離正軌的思想主導了行為,憤怒下造成一個又一個無法彌補的錯誤。社會滿載仇恨是因著無數利慾薰心的政客玩弄手段的結果,政客們為了私利,喜歡在民間無中生有,挑撥是非和引發事端來離間民眾之間的感情,一旦敵對關係產生,政客便可從中取利。不幸的是,很多年輕民眾沒能力分辨是非黑白,不由自主地墜進政客的圈套,形成激進的思想而不能自拔,最後導致悲劇的發生。


不少研究更指出很多槍手幼年時候,大多有著不同程度的學習障礙而須長期服用藥物,例如是過動兒童或是其他學習困難症狀等等。這些兒童長期利用藥物來穩定高漲的情緒,一旦不按時服藥,身體便會產生各種不良反應。與此同時,兒童因著抗衡藥物所帶來的副作用,致令他們的思想和情緒長期處於紊亂狀態。


然而最令人憂慮的地方就是這些兒童進入青春期以後,身體的賀爾蒙變化與藥物的副作用更為他們造成前所未有的混亂,嚴重者可導致他們情緒失衡,做出殘害自己和傷害別人的行為。不過這些研究不被主流媒體報道,甚至鮮有討論的空間,致令人們無法更有效幫助這些學童,了解他們的真正需要。無他的,藥物生產商的利潤是天文數字,他們又怎會主動為學童尋找另類醫療方法,更不會向民眾解釋醫學藥品就是毒藥?


藥物生產商的偽善和醜惡


還有長年以來,左翼教育下的新生代不單仇恨國家,更討厭花旗人的身份,致令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充滿憤怒和不安。近年,深層政府及其傀儡拜登(Biden)政府積極宣傳LGBT – 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雙性戀(Bisexual)和變性人(Transgender)的教育,投放大量金錢和資源去影響幼童的思想,試問兒童在這些混亂的思想環境下成長,身體怎可能健康?心靈怎可能快樂呢?


試想聯邦政府又或地方政府若把資源投放在正確的地方,例如解除校園為「禁槍地區(no gun zone)」的要求,增加學校資源聘請持槍的護衛員來保護學童,培訓老師使用槍枝及可攜帶槍枝上學等等…相信這些措施能有效阻止兇徒進入校園濫殺無辜。畢竟惡人取易不取難,校園內有武器在手的護衛員或老師在守衛學生,或多或少會產生一些阻嚇作用。可惜整個花旗教育界早已落入左翼惡人的手裡,他們要殘害兒童的思想大於保護孩子的安全。


楓葉國的傀儡總理賈斯汀·杜魯多(Justin Trudeau)擬立法推動禁槍


聞得楓葉國的傀儡總理賈斯汀·杜魯多(Justin Trudeau)擬立法推動禁槍,再不容許人民持有、賣買和入口槍枝。可惜楓葉國的憲法中沒有賦予人民可以持有武器的權利,所以政府有可能通過漏洞而剝奪公民的擁槍權利。叮噹不禁在想,倘楓葉國人民因此而失去擁槍的權利,暴政將肆無忌憚,為所欲為,操控人民的權力一旦無限座大,手無寸鐵的人民,如何反抗呢?二零一九年發生在香江的公民抗命,便是一個悲哀的例子。


深層政府及其暗黑勢力將不斷通過槍擊事件來爭取槍械管制,並朝著禁槍方向前進。花旗人民失去持有武器的權力,也就是全球惡勢力為所欲為的一天。二百三十一年前,花旗建國元老們洞悉擁有武器的執法者有濫權傷害人民的危機,故此在他們制定法律的同時,賦予人民享有正當防衛的公民權利來制衡政府過份獨大的權力。


寫在花旗憲法首三個英文字「We the people…」


無論如何,政府及其執法者所擁有的公權力本是人民賦予的權力,可惜有人反過來濫用這些公權力去傷害人民,倘人民沒有任何方法作出自衛的話,那麼墜進奴隸的網羅亦不遠矣!因此寫在花旗憲法首三個英文字「We the people…」強調「我們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政府是服務人民的機構,而非操控我們的組織,他們沒有資格和權力,可以奪取憲法賦予人民的任何權利!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鐘意SeeWide的分享,給我們一個Like吧!
  • 攻略日期:N/A
    攻略地點:N/A
  • 攻略時間:N/A
    是次消費:N/A
0人比"掂"

最多能輸入300字

累積瀏覽 440388

全部攻略 2030

全部回應 1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