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黃金和白銀

叮噹貓 於 2024-05-21 06:08:56 發表  |  累積瀏覽 73

分類:

自二零一五年特朗普(Trump)參加總統競選,他的重要競選綱領就是提倡「花旗優先(America first)」,並期盼領導花旗可以再次偉大起來。及後,特朗普成功當選總統,任內上至外交,下至內政,堅持奉行「花旗優先」的原則,全國經濟瞬間蓬勃發展,失業率創十五年新低,人人生活安定快樂。可惜這一個以「花旗優先」的政策在總統特朗普離開白宮之後,便灰飛煙滅。


花旗優先(America first)


事實上,世人對特朗普主張「花旗優先」的政策一直很有意見,甚至認為「貿易保護主義(trade protectionism)」再次在花旗抬頭,旨在剝削其他國家的利益,影響國與國之間的公平貿易。不過實情並非如此,正如具有豐富從商經驗的特朗普曾多次公開發言,説道每一個國家都應該為了自身國民的利益而推行「優先政策」,這樣才能使自己的國家強大,人民得到最大的生活保障,可以安居樂業,只有在這樣的基礎下,國與國之間才能談論互利互惠的公平交易。


可惜「花旗優先」與「全球一體化(globalization)」的理念背道而馳,因此非但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反而受到全球咒罵,甚至引來深層政府(deep state)及全球暗黑勢力(cabal)的追擊,原因是「花旗優先」政策窒礙和破壞了一些超級巨富如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s)家族的斂財大計劃。


全球一體化(globalization)
超級巨富 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s)家族
七大工業國組織(The Group of Seven, G7)


富甲一方的羅斯柴爾德家族不單操縱了「七大工業國組織(The Group of Seven, G7)」及其中央銀行,連同「全球系統性重要銀行(Global systemically important bank, G-SIB)」如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JPMorgan)、大通(Chase)、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和德國銀行(Deutsche bank)等等都是為他們家族服務。然而更醜陋的地方就是以上這些銀行體系伙同全球各個無良大企業,專門剝削勞工和打壓工會組織,意即是説羅斯柴爾德家族與各國政府、政客、央行和私人銀行串謀在一起,為求賺取更高的利潤而妄顧工人階層的利益。


回顧七十年代,共和黨總統偉卓‧尼克遜(Richard Nixon)結束了金本位(gold standard),成功地將美元變為石油本位(oil standard),再加上花旗國債軟違約,美元價值慢慢被稀釋,嚴重抑壓勞動階層的工資增長,並為長期的通貨膨脹(inflation)奠定了壓力基礎。


共和黨總統偉卓‧尼克遜(Richard Nixon)


從中東各大石油生產國開始以美元作為交易貨幣之後,石油本位的美元體系便應運而生。羅斯柴爾德家族更利用其客戶寡頭集團,通過美元信貸來奴役第三世界貧窮國家如尼日爾(Niger)及其他非洲各國,以此榨取他們的黃金儲備。然後,大量黃金又被轉移和儲存在紐約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好方便貨幣當局操控黃金價格去穩定美元,借此支持各種法定貨幣信貸去繼續壓搾第三世界的人民。


另一邊廂,先後擔任國家安全顧問和國務卿的亨利·基辛格( Henry Kissinger)為喑黑勢力服務,決定將花旗的高薪工作出口到低工資的中共國,以獲取更大的企業利潤。這些利潤通過握着龐大金融資本的寡頭傳送到羅斯柴爾德家族操控的銀行裡,也就是說羅斯柴爾德家族除了控制全球的金融和商業活動之外,更獲得龐大的經濟收益,成為超級富有的邪惡巨獸。


先後擔任國家安全顧問和國務卿的亨利·基辛格( Henry Kissinger)


好事多磨,九十年代民主黨總統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又為喑黑勢力服務,創建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NAFTA)」,將更多花旗就業機會轉移到低薪的墨西哥(Mexico)去,致令大量工廠進一步倒閉,花旗人生活百上加斤,苦不堪言。


民主黨總統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


時至今天,「七大工業國組織」的央行經常使用利率為其貨幣定價,透過相互協調貨幣政策來實現其信貸奴役(credit enslavement)和工資奴役(wage enslavement)的策略,為羅斯柴爾德等等富有家族及其暗黑勢力獵取更大利益。顯而易見,當七大工業國中有一個央行加息,另一個央行必然會降低其利率,這不僅是為了穩定資本主義體系,更重要是阻止實質工資的增長,變相要使美元成為「金融化」的工具,繼續利用它向貧窮國家輸出低工資和通貨膨脹,讓那些戶寡頭集團可以從中享用更多免費午餐。


在這些背景下,二千年代成立的「金磚國家(BRICS)」便是一個針對美元壟斷全球經濟發展的組織,像是要向全球喑黑勢力發岀一份極其不滿的挑戰書。現時金磚國家已由最初四個增加至十一個,分別是巴西(Brazil)、俄羅斯(Russia)、印度(India)、中共國(China)、南非(South Africa)、埃及(Egypt)、埃塞俄比亞(Ethiopia)、伊朗(Iran)、沙地阿拉伯(Saudi Arabia)、阿拉伯聯合酋長國(The United Arab Emirates)和阿根廷(Argentina)。


金磚國家(BRICS)


我們先不談這些國家的政治腐敗和獨裁狀況,只看十一個國家聯手合作,有計劃地將其貨幣與美元脫鉤,甚或要擺脫羅斯柴爾德家族及其暗黑勢力操控的銀行體系,設法重構黄金本位作為各國交易貨幣的基礎已不簡單了。當然不少經濟評論員對金磚國家嗤之以鼻,予以不少奚落和嘲諷,但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就是中東油國已開始接受美元以外的交易結算,意味着美元主導全球經濟的位置岌岌可危,一旦美元不再是唯一買賣石油的貨幣,那沒有任何承托的美元能否繼續保住其優勢?一連串的疑問早成了花旗民間有人開始大量買入實體黃金和白銀來保值的主要誘因。


最近,叮噹聞得南韓(South Korea)的年輕人繼俄羅斯和中共國之後,開始加入追捧黃金的行列,大量買入實體黃金來保值。雖然南韓的通貨膨脹相對輕微,國民購買黃金並非要對抗通脹,也不是怕自己的貨幣會崩潰。但由於韓圜兌美元近來已經創下亞洲金融風暴以來的低位,而金價以美元計算又創下歷史新高。兩者比較下,人們買入黃金可兌換更多美元。此外,越南(Vietnam)也出現類似情況。


 
南韓和越南出現了購買黃金熱潮


其次就是黃金和白銀的價格節節上升都是因為「金磚國家」對抗美元壟斷經濟的一股力量已經開始發揮影響力,無以為繼的美元更顯疲弱,羅斯柴爾德家族控制的七大工業國及其央行和私人銀行系統再也無法抑壓黃金和白銀的價格。連日來黃金和白銀的表現俱佳,其中白銀價格更超過三十二美元一安士,是過去十一年來的新高,升幅令人乍舌。


白銀價格升幅令人乍舌


現階段,白銀價格應該還會上升,因為白銀是電動車製造電池的主要貴金屬之一,因此對於整個電動車生產商來說,白銀會是他們爭相囤積的貴金屬。倘大家有些餘錢,又想投資保值的話,實體白銀可能是一個潛質很高的避險投資產品,因為今天白銀的買入價格遠比黃金平宜,一般投資者還可以負擔在低價買入白銀作傍身或保值。


當然,相對風險高的股票和債券等等投資產品能短時間獲利,所得的利益不是黃金和白銀可以媲美。但在亂世時代,貴金屬的真實價值始終無法取代,更不會像股票和債券瞬間人間蒸發,變成泡沫。


叮噹一直留意很多主流媒體以外的消息,坊間一直有説美元不穩,勸說人們買入黃金和白銀來保值。説實話,叮噹對這些都市傳説一直半信半疑,不過幾年後的今天,放眼所見,花旗局勢動盪,全球混沌不已,美元不穩的說法再不是空穴來風的謠言。雖然叮噹難以想像如果有一天美元變成癈紙,全球人民將何去何從?因為美元與地上很多金融產品和商業貿易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倘美元失去價值,人人也有損失。


此外,從前一直被吹捧的「全球一體化」是如何美好的世界願景。原來一切、一切都是那些邪惡巨獸奴役世人和斂財的計謀。這樣也解釋了為什麼對家要用盡所有卑劣手段去竊取特朗普連任總統的機會,就是下了台也不肯放過他,因為特朗普真心為了世界人民的福祉,甘願犯險與全球暗黑惡勢力對着幹!但願地上更多人民醒覺,不要再相信那些已經壞透了的民主國家,他們的邪惡可能早已超越我們可以想像的景況。


無論如何,以上乃叮噹婦孺之見,大家若有不同意,就當作是意見參考便好了。如今我們一眾蟻民正站在風口浪尖之處,能否安然度過均有賴上帝的看顧,借此祝福大家在這困難時刻,依然享有喜樂安康,願主的恩惠與你們常偕!



天父佑花旗  God bless America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鐘意SeeWide的分享,給我們一個Like吧!
  • 攻略日期:N/A
    攻略地點:N/A
  • 攻略時間:N/A
    是次消費:N/A
0人比"掂"

最多能輸入300字

累積瀏覽 616904

全部攻略 2190

全部回應 2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