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蝙蝠指環

澳門安祖利 於 2004-07-01 00:00:00 發表  |  累積瀏覽 440

分類:
時近黃昏,天空昏暗暗,往日夕陽無限好的風光不復見,反而好像要灑一陣雨。不過不要緊吧,三輪車車夫孫氏正想駕車子回家,抬頭看一看蔽日無光的烏雲,低頭撫摸他的忠實老拍檔三輪車。已忙了一整日了,載着遊客穿街過市,個個都豎起大拇指稱讚他老當益壯,腳力好,對於不諳外語的他,只是摸着近乎光頭的後腦,笑笑口道謝。

他用毛巾拍打完三輪車的載客位後,便把毛巾搭上肩膊準備上車駕走。這時一個西裝筆挺的人影逐漸跑近,是個瘦削混血兒靑年,他一下跳上了車子,急叫車夫開車。

“快點吧,載到哪裡都可以。”跟着掏出一枚金幣,用拇指與食指間的力擲向他。

“叮!”的一下鏗鏘聲,那個金色圓形物便在空氣中自轉着,呈抛物線狀擲到孫氏眼前。

孫氏原本呆滯的目光霎間露出一絲神采,反應雖慢了點,但也以雙手加上胸膛總算接住了金幣。孫氏瞪大了眼把金幣反來覆去凝視着。那靑年在趕時間:“快點吧!是你的了。”然後是一輪喘息聲。

孫氏連忙一躍上車,運用畢生的力氣駕馭車子。那靑年左右顧盼,然後把座位的摺篷拉下蓋着自己。車子剛離去,後面傳出幾個人的喊叫聲:“亨利應該只是躱着罷了,快點找他出來。”很多竹籮、垃圾骨碌骨碌地滾個不停,噪音夾雜着咒駡聲此起彼落。

車子原是沒目的地走,不過車夫一心想歸家,所以下意識地駛近自己住處。打駡聲也一早銷聲匿跡。孫氏見自己住處即到,停下問:“先生,這兒可以了嗎?若沒事,我要回家了,眞多謝你的打賞。”

靑年定一定神,答道:“謝謝你帶我離開,可否幫多我一趟,借紙筆給我寫信。”

“打電話不是更方便嗎?為何要寫信?”孫氏心中奇怪,那靑年顯然是個闊少爺,怎會不用電話,我這個窮老頭子有時也會用上電話呢。

“我要寄信去外國,況且我有要事不方便回去。老先生,可否幫我?”

孫氏恍然大悟。

“好吧。我家就在樓上,不過你可不要嫌地方簡陋。”

這是一幢五層式的唐樓,有些窗戶已霉爛,玻璃也破爛或裂開,偶爾有些蜘蛛網依附着,想要修補破窗似的。靑年抬頭看了一眼,淡然一笑跟了上去。進了屋子,一個八、九歲的女孩蹦跳着走出廳叫爺爺,突見陌生靑年站在門口,一時顯得有點害羞,碌着大眼睛瞧着。靑年為緩和氣氛,便仿着書生的口脗拱雙手自我介紹:“小生有禮了。我叫亨利,很高興來到府上。”

“我叫心美,很歡迎光臨寒舍。”估不到心美也拱着雙手學着亨利的調子說話。

“先生,這兒有紙與筆,你慢慢寫吧。”孫氏指指陳舊的木檯,說着走進房間換衣服。

餘下心美仍好奇地看着亨利鬈曲的頭髮、非純中國人的眸子、蒼白的臉龐、偶爾嚥下唾液而跳動的喉核,他的黑色西裝、手錶……最後視線停留到他無名指上的指環,那是一枚繪有蝙蝠浮雕圖案的銅質指環,蝙蝠的圖案很細緻,展開雙臂的蝙蝠,嘴巴張開,連兩顆牙都清晰可見,至於雙眼嵌着的藍寳石,感覺牠會發出藍光似的。

亨利於是除下指環讓心美細看。

只是幾句字,信便寫好。亨利對心美說:“小妹妹,可否替我寄出這封信嗎?這兒是郵費,餘下便給你。嗯,指環要還我了。”

心美接過信及紙幣後道:“謝謝你打賞。指環很特別呢!雖然感覺有點詭異,但手工眞的很精巧,你在哪兒買的?”

“這是家傳之物,在我家城堡裡傳授給我的。”亨利一本正經地答。

心美一邊凝視蝙蝠的藍寳石,一邊“嘖”的笑說:“你眞會吹牛,你帶我去一趟城堡我才信。”

“好吧,你家這麼幫我,找天我帶你參觀。”亨利仍是一本正經的樣子。

心美笑着把指環還給亨利:“給你。明早我會替你寄信。”

*******************

可能是大清早關係,郵局附近人跡稀罕,亨利老遠觀察着門口,眞希望那封信快些寄出。不料肩上有一隻手搭下,回頭一看,是昨天追打他的人。“還找不到你?”

那人正想把亨利的手扭到背後,幸好亨利反應快,立時揍上一拳,兩人糾纏起來。那人情急下露出了兇相,只見兩顆狹長的獠牙伸出作勢咬人。亨利的西裝、恤衫給他的指甲撕破了。

剛巧心美從郵局走出來,她循聲望過來,看見那人的長相嚇得“哇”的一聲慘叫,聲音劃破長空。

亨利回頭一看,見是她,連忙大力撞跌那人,奔過來一手抱起心美飛快狂奔,很快已轉了幾個街口。心美在亨利懷中喘息着,同時也發現亨利有點與別不同:怎麼身後的景物後退得那麼急?應是亨利跑得快吧,他簡直像火車一樣行走。

心美按住心中不安道:“亨利哥哥,他有沒有追上來?”

再過多幾個街口。亨利才道:“我們應已擺脫他了,沒事的。”

亨利稍停腳步把心美放下。心美定過神後環視四周。

“嗯,原來是這兒!我知附近有一所廟宇,我們進去躱一下吧。”

兩人到了廟門口,心美心理上安然了很多,因為魑魅魍魎在菩薩面前也不敢放肆。不過她相信亨利哥哥,至少他肯救她,現在心美反而對這個速度驚人的哥哥心生好奇,於是拖着他走到石獅子旁,低聲說:“亨利哥哥,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你可吿訴我嗎?”

“說了出來,你會害怕嗎?”

“害怕。但不論有什麼妖魔鬼怪,這兒有神靈看守。請你吿訴我吧,我很想知道。”

“為了這,你才領我進來?你誤會了,這與鬼神無關,他們都是實實在在的生物。而剛才逃跑時你也發現了我有些特別吧?放心,我不會害恩人。”

“我相信你的,我帶你來只是為避開他們,並非害你。”

亨利有點感激,含笑點點頭。頓了一頓,打算說出整個故事。

“你剛才看見的靑面獠牙長相的人,他不是人,其實他與我一樣,是另一種生物。我們這一類與人類是不同的生物種,我們嗜血,但不要怕,你家是我恩人,我不會咬你們。”

心美聽着時瞪着的大眼睛聽到最後才有回多少神采,卻蒙上一層迷茫。

“我們動作速度很快,又能使人產生幻覺,至於被咬過的生物則會成為我們同類。就像蚊子叮人那樣,吸血時會釋放物質令人紅腫或痕癢,而我等生物吸血時所釋放的物質足以使那生物成為我們一族。但我們遠古的祖先與人類協議過,大家河水不患井水,和平共存,我們一族不可洩露身份,但你已發現了那人的眞面目,你已牽涉在內,我想保護你。請你也保守秘密。”

“那你是吸血殭屍嗎?”

“我不是殭屍,殭屍是沒生命的。我是有思想有生命的生物。與傳說中的吸血殭屍不盡相同。”

“為何他要追殺你?”

“因我族人反對我娶人類為妻,她是我在一所大學裡結識的日籍交換生。你會覺得奇怪吧,我為何千挑萬選會選了人類?說來話長,我只好相信緣份,我與她的確有着淵源,我那枚蝙蝠指環就是在她處尋回的,是她的先輩從我父親處搶去,然後逃回日本老家。我與她的相遇便註定大家走在一起,那些畢竟是上一代的事,而這名女子,我第一眼看她時已感到很喜歡她,對於先輩的事,她全然不知,使我更沒理由陷害這清白的人,相反我竟為她動情。

“然我們族人蠻不講理,思想不開通,這也沒法子。現在我的妻子就在那城堡,所以我先着你替我寄信通知歸期。這樣吧,你也同去好不好,還記得我承諾過帶你到那處玩嗎?”

“好啊!不如我們就向觀音菩薩禱吿吧。祂就在裡面。”

“我不是人類,祂也會保祐我嗎?”

“傻的,觀音菩薩濟世為懷,普渡衆生,你可知道衆生平等呀!每個生命都應尊重啊!所以觀音菩薩會保祐你的。”

兩人於是徒步至觀音像前,亨利模仿着心美動作,跪下、叩頭、雙手合什、喃喃自語,亨利看着金身觀音像的慈祥模樣,也漸漸有釋懷之感。

心美開心的對亨利說:“亨利哥哥,我們已向觀音娘娘稟吿了,我們會得到庇佑的。我們走吧。”跟着滿心歡喜地蹦跳着走出門檻。

****************************

心美跑着,跑着,踏着一大片草地回頭大叫:“城堡在哪兒呀?這裡很大哩,外國的草地眞的很廣很大,很舒服啊!”跑着,跑着,便大字形仰在草地上看着藍天。天很藍,似有無窮遠。

“城堡就在前面。”亨利走上前一指。

心美連忙坐直身子轉頭看,興奮之極。

城堡出現在心美眼前。極目遠眺,城堡眞的很大,雖及不上現代的高樓大廈那麼高,但佔地廣闊,在這綠草如茵、空無一物的山坡上,獨顯巍峨,可惜也因此添上幾分孤寂。不過心美的到來,必令城堡熱鬧起來。

心美已雀躍得跑過大片草地,直奔到大門前,亨利緊隨其後。在城堡下,他們顯得很緲小。

管家尤傑領着兩位進入城堡。

“裡面很大呀!那魚尾鐘很大很別致,我可能這輩子都未見過呢!”鐘擺左右左右擺動着,心美跟着鐘擺方向兩頭擰,似乎想自我催眠。不一會,她指着自己踩着的大紅地毯,興奮道:“還有這張大紅地毯……”不知不覺說話大聲了點,整個客廳也響起回音,直到聽到一把甜美的聲音才止住說話,但餘音卻縈繞。

“噫,怎麼來了個新貴客,這位小妹妹很可愛啊。”一位身穿紅色連身裙,晩裝打扮的女子正從樓梯處,挽着扶手拾級而落,她步履輕盈,在搖曳的裙腳擺動下獨顯婀娜多姿,爽朗的笑聲表示了對這小女孩的熱烈歡迎。

亨利連忙向心美介紹:“這位是我內子,她叫松下幸子。”

心美向着幸子一直行注目禮,半點也沒離開過,因前面這個女子身穿紅裙成為焦點外,標致的五官,水汪汪的眼睛泛着對小女孩的憐愛,令心美還想詳細打量,而她也逐漸步行至跟前。

“這位小女孩叫心美,是我在遠東認識的一位恩人。”

這樣,她倆便互相握手稱呼。

“歡迎你來這裡玩,隨便走走吧,這裡很歡迎你。你的到來,定為這堡壘增添熱鬧氣氛。”幸子很喜歡這小女孩。

這個可愛的小女孩便滿心歡喜地蹦着走,一溜煙跑上樓。亨利與幸子兩人對望了一眼,眼神猶如通電接觸,心裡互相通靈記印着對方,面對重逢的一刻,大家難掩心中喜悅,兩人走在一起笑着擁抱。

那個心美,沿着走廊牆壁一邊看着油畫,一邊團團轉,把裙子也轉成羅傘般。不一會,心美不經意地走進亨利房間,整列圖書櫃井然有序排列着,房正中有一幅大油畫,畫中人是亨利與幸子的結婚合照。“畫得很像啊!”心美心裡暗叫,不過,她只是巡視了一下,便又走了出去。不經不覺,心美肚子有點餓,“最好走進廚房就好了,在迷宮裡很難找哩。”心美心想:“眞希望這扇門一打開便……”

“眞是廚房!”心美推開門後高興得跳了一下,同時拍了一下手。

走進廚房,滿檯皆是銀器造的餐具、盤子、刀叉,揭開其中一隻蓋子,內裡原來是隻大燒雞,看見也流口水;又揭一隻,是肉醬燴意粉,她從前都沒機會吃的食物;又揭一隻,是蒜蓉大蝦。這時,管家尤傑等人來了:“噢!原來是我們的小貴賓。小姐,少爺正想找你吃飯呢,請到飯廳稍等吧。”

飯廳中,尤傑與幾個下人準備着餐具。亨利夫妻已等着心美了。亨利高興地說:“我們打算收你作契女,你願意嗎?”心美毫不考慮點着頭。亨利舉着杯慶祝,她們也一同舉杯。正餐開始了,心美吃着吃着,奇怪亨利只飮不吃:“亨利哥哥,你不吃東西,只飮酒夠了嗎?”

亨利打了個哈哈:“小朋友,忘了嗎?我是嗜血的,這杯裡裝的是血,不是酒,我用銀杯子是怕你見了會噁心,提不起興趣吃飯。別提我了,這些食物也很豐富哩,你便與幸子姐姐一起吃吧。”這時亨利望向幸子道:“幸子,你想吃就吃多些,遲些你成為同類後,便提不起興趣吃人類的東西了。”

“那即是說你要咬她。”心美狐疑起來。

“對,但我是甘願的。”幸子目光堅定,義無反顧地說。

“到時,我再向族人交代清楚,她已成為同類,我們的婚姻便成為理所當然,順理成章,我想那些食古不化的族人也要接受我們了。”亨利胸有成竹的表情令幸子更堅定自己的信念。

餐後,心美便自個兒走出花園玩,花園有很多花,主要是玫瑰,紅的、黃的、白的……其他還有風信子、紫羅蘭……突然一個飛影在眼前掠過,鑽進花叢裡。心美連忙跟着鑽進去,原來花叢後別有洞天,她看見一隻蝙蝠正與一條小蛇搏鬥,剛才那飛影其實是一隻蝙蝠。蝙蝠時而倒吊在花枝間,時而拍着翅膀般的薄膜嚇唬小蛇;小蛇也不甘示弱,時而昂首吐舌挑釁蝙蝠,時而伸前匍匐着進發。周圍的景物好像暗下來,花枝綠葉也成了枯籐荆棘,對着這般噁心恐怖場面,心美看到失神發呆,身子也不聽話地顫抖,奇怪着為何如此時,下意識偸看自己衣裙,以為沒事,再回看蝙蝠與小蛇之爭,哪裡還有什麼蝙蝠?蛇也不知哪裡去了。再看看四周,再看自己。糟了,怎麼全身都被小蛇纏着,全身的肌肉神經好像麻醉了似的,動彈不得,連聲帶都麻木了,只好環視四周找人救命,就在她面前,一隻倒吊的蝙蝠展開薄膜發出刺耳的聲波,心美終於被嚇昏了。

醒來時,她躺在四面磚牆的牢房裡,同時發現自己被人綁着,室內很昏暗,靠着微弱的燭光,看到不遠處有個人影,那是管家尤傑,他在一旁笑說:“小姐,醒來了吧?”

“這兒是什麼地方,蝙蝠與蛇呢?”

“那些只是幻覺,是我製造的,怎樣了,你掛念牠們嗎?”

“不要啊!什麼都不要啊!這裡很黑,很驚呀!亨利哥哥!”

“這兒是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牢房,叫亨利少爺也無能為力。”

“為何綁着我,你想怎樣?我要回家!爺爺!”心美這時想起了爺爺,哭喪着臉。

“丫頭,不要哭了,我只想與亨利作個交易,你只是一個籌碼,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你想怎樣,你要脅不到亨利哥哥的。”

“這要到時才知,現在暫時委屈一下你了。”

這時亨利兩夫妻都顯得焦躁不安。他原想待婚姻一事解決後,說服了族人接受幸子,然後收下心美為契女,假意同化,以防被她看過眞面目的族人對其不利。因亨利不想節外生枝去咬心美,只想待一切事情解決了,便讓心美回家與爺爺團聚。

可管家尤傑竟然背叛他,要他打開寳庫作為交換心美的條件,眞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亨利只好照着辦,他依約與妻子兩人一同到地下室,尤傑也帶着綁着繩子的心美來到。

“亨利哥哥,幸子姐姐,救我呀!我要回家呀!”

“心美乖,不用怕,你定會平安回家的。”幸子安慰道。

“少爺,我只是貪財,不會害她的。我拿夠就走,放心吧。”

“尤傑,想不到你會變成這樣,我平日待你也不薄的。”

“我不理這麼多了,萬估不到你眞會咬妻子令其成為同類,我之前佈署的計劃落空了,現在我另有棋子在手,你得乖乖就範,快替我打開這扇門!”

“原來是你煽動族人追殺我,卑鄙。”亨利氣憤地道。

“不妨吿訴你,遠東那處有的族人是我僱用的,目的只為你的蝙蝠指環。”尤傑指指亨利的無名指。

心美也瞪大眼盯着那指環滿臉疑惑。

“終於明白了,我無話好說。”

亨利只好把蝙蝠指環脫去,把有浮雕的一面套在門邊一系列凹痕模裡的其中一個,然後左扭動幾下,右扭動幾下,費了一番功夫。心美這時萬萬想不到,那枚曾讓她把玩過的鑲嵌了藍寳石的蝙蝠指環,原來是開啟這寳藏之匙,而隨着那幾下扭動,鐵門也應聲向兩邊橫開,一箱二箱金條、金磚,一桶二桶金幣陳列着。整個地下室霎時光亮起來,尤傑與心美更看得一陣目眩。

“你與夫人快些去拿金。”尤傑擲向亨利他們幾個大麻袋。

他們只好照辦,進去把金條金幣等倒進袋裡。貪心的尤傑還想取去那蝙蝠指環,亨利連忙大叫:“不要取啊!否則門會立即關上,我與內子便困在裡面了,寳藏也長眠於此了!”

尤傑不知道剛才亨利開門時的扭動技巧,無可奈何放棄了念頭,繼續與心美在門外觀看他們的辛苦狀。

裝了一袋袋的金子推到尤傑面前,他那貪婪的表情更無須掩飾,抓住其中一條金條往嘴裡咬,興奮得大叫大笑,手舞足蹈起來,把滿袋子金幣也撞了一地都是,於是轉移視線把金條擲回袋中,俯身雙手捧着那堆金幣看,像一隻狗般伏在地上用鼻子去嗅一地的金幣。幸子走到心美處打着眼色,指指尤傑屁股及輕輕伸了伸小腿,兩人點一下頭,一起衝到尤傑屁股處各自伸了一腳,那個像狗態般的尤傑便一骨碌滾了進去,亨利其實一直找機會反擊,這時連忙從門邊處取走蝙蝠指環,門便兩旁向中靠攏,尤傑一下彈起回頭向前衝,在兩扇門關上之際一頭撲出,可亨利亦露出兇相伸出獠牙,運用勁力一拳擊中他額頭,於是尤傑再次掉進去,以仰臥式反身動作,像背越式跳高般飛了進去。門亦同時關上。

幸子替心美鬆綁,三人這時才吁了一口氣。

心美問:“尤傑將會如何?”

亨利說:“他將與寳庫長眠。”

幸子關切地問心美:“那你有沒有受傷?”

“沒有啊!只是很想回家見爺爺。”

“我的好契女,你是我的恩人,沒了你與爺爺,我便被族人發現,連信也不要指望寄出。我一定要好好報答你們。你就在這挑選一袋金子才離開吧,你的家境將有很多的改善。”

“謝謝你,我發夢都估不到,這是眞的嗎?”

“不如咬你看你痛不痛吧。”亨利作勢張牙舞爪。

心美似笑若驚地怪叫一聲躱到幸子身後。

“不要玩她了。”幸子摸着心美的後腦笑說。

“乖契女,你爺爺很掛念你的,遲些我們送你回家吧。”亨利摸着她的頭。

“若你有空,很歡迎下次光臨。”幸子吻了心美前額。

“一言為定。”心美斬釘截鐵地說。

“後會有期。”夫妻二人同聲起來。


============================================

感謝 澳門安祖利 提供以上資料

澳門安祖利的網誌: http://andrewleifood.blogspot.hk/


============================================

鐘意SeeWide的分享,給我們一個Like吧!
  • 攻略日期:N/A
    攻略地點:N/A
  • 攻略時間:N/A
    是次消費:N/A
0人比"掂"

最多能輸入300字

59
澳門美食
91
民族小故事
3
香港遊
顯示更多

累積瀏覽 121465

全部攻略 282

全部回應 323